新聞發佈

2021-08/10

科普新冠6 結語|疫苗是必要之惡!疫情能在五年內結束嗎?

出版時間: 2021/08/09 09:05
更新時間: 2021/08/09 14:24
筆者特撰專文,盼幫助讀者初步了解免疫機構,同時避免受政客與名嘴對新冠病毒議題的誤導。圖為Nexu科學工作室與都柏林三一學院共同創建的新冠病毒結構電腦繪圖模型。路透資料照片

丘福隆/美國先鋒生物醫學公司前總裁、Scripps Clinic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員、猶他大學醫學院研究員、猶他州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

導言:現有新冠肺炎疫苗都是將十幾年疫苗開發研製過程壓縮成一年不到的緊急使用授權(EUA)疫苗,而且目前有些變種病毒已能擺脫現有疫苗的壓制而危害人類,短期內若無新疫苗或新策略,前景將非常危殆。有鑒於此,鼓勵開發新疫苗符合全人類利益。本文將根據已知事實與科學論證,對免疫常識與疫苗開發做簡易的介紹。

【結論】

非典病毒(SARS-CoV-1)與新冠病毒(SARS-CoV-2)都是冠狀病毒,由英文代號更可看出其同源性。事實上,兩者的基因序列大部分相同,而且在抗原性、免疫反應性、不突變基因區域等都有高度雷同之處。是否過去曾經受過非典病毒感染便會對新冠病毒也產生免疫力,頗值探討。

設想:Delta變種病毒侵入人體後,大部分病毒被現有抗體捕獲消滅,少部分病毒躲入人體細胞快速複製。但是,由於Delta變種病毒較以往病毒的親和力與複製速度高很多,而現有抗體對它的專一性又已變弱,以至於病毒躲入人體細胞的能力以及複製病毒的數量都提高很多。於是,第一次爆離人體細胞的Delta變種病毒總數會比以往病毒第一次爆離人體細胞的總數多很多。接著,這些爆離的Delta變種病毒雖然會再次被抗體消滅一部分,倖存病毒又會繼續躲入新細胞複製與爆離,周而復始。很快地,Delta變種病毒的快與狠形成人海戰術,使免疫系統迅速崩盤。

請注意,每個病毒從人體宿主細胞膜爆冒出來時,都要順便帶上「部分的人體宿主細胞表面膜」當病毒的外殼。因此,免疫細胞往往無法立刻辨認「穿者人體細胞膜外衣的病毒」並將之消滅。這有點像盜賊跑進警察局後穿著警察制服走出來,魚目混珠一時難辨。

要對付這種辨認困難與惡性循環的挑戰必須靠更快更狠的「特訓T殺手淋巴細胞」來擔當重任。它能夠在Delta變種病毒第一次爆離人體宿主細胞前便將受感染的人體宿主細胞消滅,使病毒數量無法壯大。要對付這種辨認困難與惡性循環的挑戰必須靠更快更狠的「特訓T殺手淋巴細胞」來擔當重任。它能夠在Delta變種病毒第一次爆離人體宿主細胞前便將受感染的人體宿主細胞(含病毒與病毒片斷)消滅,使病毒數量無法壯大。毋庸置疑,新一代的疫苗必須加強T淋巴細胞的活化與殺傷力。

疫情中當如何保命護己?每個人的本錢(體況)不同,抗疫力(綜合免疫力)亦異。要不被病毒打倒,不是靠身體多處環節特別強壯,而是靠身體最羸弱的環節不被打穿,一如長壽養生之道。簡單的說,隨時掂量自己的體況,做認為恰當安全的事;在疫情嚴重時,一動不如一靜。實質上,除非進入重症病房碰到高病毒載量的毒王,一般情況下人類較可能曝露在低載量的病毒之下,此時戴口罩、洗手、漱口、咳嗽、擤鼻涕、喝茶水等便足以防止大部分病毒的入侵,剩下的病毒或許個人的免疫防護力便能夠克服。換言之,在真實的世界,免疫力並不是主要在應付突然湧入的大量病毒而是少量的病毒。這時候,能夠充分完整地殺滅這些少量病毒非常重要,可以避免流竄的病毒躲入人體宿主細胞內複製。如上所述,由於抗體(尤其是疫苗誘發的抗體)較難追殺躲入人體宿主細胞內的病毒,此時便得依賴「特訓T殺手淋巴細胞」進行清剿。

為什麼既打疫苗卻又感染?這是因為新冠病毒攻擊呼吸道的特異之處所致。雖然打疫苗後會有抗體循環於血液而能中和病毒,但其威力不及於呼吸道與鼻腔的表面黏膜處(除少數有IgA之處外)。因此,呼氣、痰、涕都是抗體鞭長莫及之處,能夠自由吸附或釋出病毒,造成感染他人或被他人感染。假設某患者事先打過疫苗,再次感染病毒後病情會較輕,排毒期釋出的活性病毒也較少;若事先沒打疫苗,病情會較重,排毒期釋出的活性病毒亦較多。於是打或不打疫苗,兩者在排毒期的病毒檢測量可能都高,因為診斷試劑只檢測病毒片斷,不能分辨病毒的活性與完整性。這似乎可以解釋為什麼打過疫苗又感染Delta變異病毒者,與未打疫苗又感染病毒者,兩者俱含高量病毒的檢測結果。

世界疫情何時了?由於分子生物學的進展,人類對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及容易發生突變的部位已有相當的認識。目前亦已發現有些病毒蛋白片斷可做成不怕一般突變的疫苗。另方面,藥物治療方面也有所進展。因此,除非有人為因素從中做怪,在人類的反撲之下,三、五年內新冠疫情風暴有望成為過去。

疫苗是對付疫疾的必要之惡,但它畢竟是強行打入人體的外來異物,難免會破壞生理機制與平衡。若又產生不良副作用,甚至招致重病或死亡,將得不償失。因此,不傷身致命是疫苗設計者的首要職責。毫無疑問地,未來的世界將有一種新的分野:「有開發疫苗能力的國家」與「沒有開發疫苗能力的國家」。不用說,自製疫苗是為所當為的世紀級挑戰。

希望本文能有助於讀者對免疫機構的初步了解,同時也避免受政客與名嘴們對新冠病毒議題的誤導。